方向错了

2016-12-09 08:07

直到案发前,每年春节前朱某都会给金俊杰送上少则3万、多则10万不等的“红包”,金豪杰也“心领神会、来者不拒、逐一哂纳”,累计收受朱某所送国民币共计50万元。

某建造公司负责人朱某想承包市里一水文水资源测报核心工程,但朱某公司水利施工资质不符请求。对此,朱某找到金俊杰,愿望可能得到帮助。

“请托” 尽心努力 “红包”来者不拒

金俊杰“有求必应”,与水文站负责人打召唤,表示能够由朱某挂靠其余公司来加入招投标,供给便利,给予照顾。后来,该工程由朱某挂靠其他公司承包施工。

金俊杰应用职务方便,不仅在为别人工程招投标中打招呼,还在日常工作中刚愎自用,为他人评定职称说好话,为他人调动工作提供方便。他极少斟酌划定是怎么的,这样做党纪是否容许,是否会侵害公正、公平。

当“收”成了习惯,给予“帮忙”“照料”也顺其天然,牵强附会。

正如金俊杰在懊悔书中所写:“我忘却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,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引导干部。方向错了,途径就走向背面,把公权变私权,为本人谋私利。把金钱看得过重,能占一点便宜就多占一点廉价,使自己走入歧途。”

为了表现感激,并盼望进一步搞好与金俊杰的关联,持续得到赞助,邻近春节前,朱某来到金俊杰家中,送上了2万元现金跟一些生果、烟酒等礼品。之后,朱某唱工程名目顺风顺水,碰到大小艰苦金俊杰都会一一辅助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