并表现冤屈

2016-11-30 15:20

图为青岛市第八国民病院供给的情形阐明。图片来自网络

青岛八医宣扬科吴主任接收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10月7日,许某被120救护车送来,当时医生紧急为他做了手术,还为他开拓了绿色通道,入院时青岛八医已斟酌到患者可能拿不出治疗费用,医护人员不会说出赶他走的话。

是不是被赶出医院?

之前的多篇消息报道称许素永是因为没钱而被医院赶走的。对于离院起因,许素永告知中国青年网记者,他是由于医院催缴治疗费用,而自己却拿不出钱,“当时医院说,你当初得治疗,自己拿不出钱,家眷也不来,医院不是旅馆”。许素永说,“当时他们给我停了针”,于是,在10月21日晚7时许,“没告诉任何人,没办任何手续,就自己分开医院回老家了” 。

青岛八医提供的资料显示,许某共在医院医治共15天,手术后,许某转至重症监护室。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多少天之后,许某的病情稳定,又转到一般病房。在普通病房,许某的病情持续稳固,肠道功效逐步恢复。

许素永的主治医生江守军说,“他被送来时病情很凶险,肠子露出来了,是贯串伤”,为了给许某做手术,一个在休班的医生也被紧迫调到医院。

青岛八医称,许某住院后,医院曾接洽其家人,盼望前来陪护,但许家始终没来人,许某也一直没给院方留下本人的电话。

针对之前媒体报道的许素永是被赶出医院的说法,青岛八医坚定否定,并表现冤屈,称这样的说法会挫伤医护职员的积极性。医院出具的情况解释称,医院在患者未缴纳用度的条件下踊跃救治,恪渎职守,尽到了应尽的职责。

青岛八医医政处负责人否认医院曾赶许某出院,称其是“擅自离院”。另一份医院提供的病程记载上显示,“10月21昼夜班,许某自诉恶心,后呕吐,呕吐 出胃内容后恶心减轻,有排气,感阵发性腹痛……”、“患者未遵医嘱,自行离院,未联系上患者,患者未请假,主动离院,呈现所有不良成果自信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