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导游”便将游客交给景区向导或者对游客进行“放养”

2017-04-11 14:01

3月3日12时许,记者坐上从机场南出发的3号线北延段,车厢内大多是刚到达广州的当地旅客。地铁开动未几,3名将双肩包前背的女子,从车厢尾部开始向乘客挨个散发用铜版纸、彩色印刷的旅游小广告。

3名女子发放的广告内容无比类似。一面印着广州地铁舆图和广州市区地图,另一面则是各种低价旅游线路,目的地包括港澳、广州、深圳、珠海、海南、桂林等,价钱非常低廉,如“深圳珠海三天游贵宾团138元/人”“香港景点两天游贵宾团108元/人”等。不同广告上供给的线路行程极其相似,还表明“纯玩团”“无购物点”“市内免费接”等字样,令人十分心动。

3月10日,本报记者通过其中一个小广告报名了“珠海一天游”,发现这些“李鬼”旅行社存在诸多问题:不签订旅游合同、随便更改线路、带游客进购物店、向游客收取绝对高额的景点门票用度但却没有去珠海的著名景区。

3张广告中有2张印着“广东省中国旅行社总社”,地址为“广州市三元里优惠专线营业部”;1张印着“广州康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”,地址为“广州市先烈南路188号优惠专线店”。记者查问后发现,这两个地址语焉不详,根本无法找到实体店,独一的咨询道路是广告上的座机电话和手机号。

“如果从源头把黑旅行社这个‘上游’杜绝了,那么‘下游’的购物店就不会再有客源,许多问题将会迎刃而解。”李冰说。(撰文 记者 张婧 摄影 记者 吴伟洪 实习生 黄子豪 实习生 张驰晨对此文亦有奉献 兼顾:蔡华锋 谋划:陈韩晖 巫伟)

通过“广东省中国旅行社总社”广告上的报名电话,记者征询了港澳游等多条线路。接电话的人称广告上的线路天天都有团,假如是报“一天游”就不必签订旅游合同。

李冰介绍,通过联合执法,可能捉住一些“黑团”,但之后的情况就很难处置。执法举动个别联合交警和公安进行,首先是查车,但即便是黑社组团租赁的也是正规的旅游大巴,一看车是合法经营的;其次看是否有违背《刑法》或《治安处罚条例》,但对“黑团”的行动又很难定性,可能无奈扣押;有的时候“导游”一下跑了或者躲进游客中,人也没法抓住,就抓住了也很难进行处罚,放出来后重操旧业。“而且咱们查完之后,导游也没了,司机也不敢开车,一车的游客怎么办?”

只管很艰苦,但公安、工商等多部门依然保持结合执法。李冰先容从2012年以来广州市对旅游乱象重拳出击,目前情形总体已经比以前好良多,去年“不公道低价游”也是整治重点对象,客观来说广州这多少年的旅游环境还是有好转,游客投诉的现象也少了。

抱着不算“贵”或是捡廉价的心态,28名团友中有近半都购买了数百元的产品。而通过这个小小的“测试”,翡翠店也筛选出了他们真正想要的顾客对象,将未购买产品的游客请出,留下购置过的游客持续洗脑。此时“大小姐”开始倾销的则是原价上万、折后数千元的产品,游客也开端警醒,所有游客都不顾“大小姐”的挽留都取舍了分开。

“盼望相关部分从顶层设计出发,对旅游乱象打击和管理造成常态化的机制。”谷训才说。李冰也赞成这一观点,目前在国度旅游局的提倡下,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试水“1+3”旅游管理体系改造,其中“1”是旅游发展委员会,“3”就是旅游警察、旅游巡回法庭和旅游工商分局。李冰表现,“3”的存在后果会十分显明,对不法从业职员有本质性的处分,构成威慑力,有望能从本源杜绝这一景象。

广州市旅游品质监视管理所所长李冰领有多年打击黑旅行社的教训,他坦言对旅游部门而言,监管确切难题重重。黑社、虚假小广告的存在往往首先损害的就是城市旅游形象和游客权益,大家首先就会想到旅游部门,但旅游部门并没有执法权,异常为难。

参团全程无人问记者姓名

在随后的参观行程中,旅游大巴最终只停了5个处所让游客参观旅行:4个自费景区或名目、一家翡翠店。行程单上提到的渔女石像、情侣路、圆明新园、虎门大桥、农科异景等地方要么是开车途经,要么基本就没去过。

回到大巴上后,小贾率领二天游的游客去深圳,记者则追随大巴返回广州。

翡翠店内销售“戏”十足

“他们不仅损害企业信用,损坏游客与旅行社之间的信赖感,让游客维权无门,扰乱市场秩序。”谷训才说,打击黑旅行社须要工商、旅游等多部门的联合执法,固然法律法规上对各个部门能管什么、要管什么划定得很明白,但真正实行起来多头管理很容易发生“真空地带”,黑社也就在昏暗的角落中一直滋长。

收缴这些虚假小广告需要工商部门进行,旅游局也曾联合广州地铁进行收缴,但却屡禁不止。因为发放小广告的往往是一些“常设工”,除了将其发放的广告收缴也没法再有其余强迫办法,执法人员走了他们又会回来发广告。

“大小姐”如约而至,热忱地与游客们套近乎,并将游客带入了另一个放有翡翠、金镶玉的商品销售厅。用“让在美国做手术的老爸,看到继续家业女儿如何尽力”的一套故事,“大小姐”以情动听,甚至不顾“经理”的“劝阻”,不仅要给所有游客送礼物,还要给大家打折,标价1998至3998元的“金镶玉”,全部200元。

领取参观证后,游客们被带到一个斗室间内,一名销售前来“授课”,教大家分辨翡翠的虚实。授课途中,一名“经理”进来打断,告知销售等会“大小姐”要来“抽查服务”,让销售好好表示。

“黑社”屡禁不止监管易成“真空”地带

地铁上收到“李鬼”小广告

10日7时许,记者登上了车牌号为粤AJ6655的旅游大巴,带队的有“导游”小贾、小韩以及一名领队,参团全程他们未出示导游证等相干证件,而且也不人问记者全名。当记者问起签署旅游合同跟发票事宜,小贾称车上没有带旅游合同文本,发票是“在哪报名找哪开”。

行程与广告上出入很大

作为曾被“李鬼”假冒的旅行社的“掌舵人”,以及守望行业健康的“看护者”,谷训才对虚伪旅游小广告、黑旅行社的存在疾恶如仇,作为受害企业,他们也曾自动“打假”,但追究下去发明损害者没有主体,黑旅行社“草台班子”的性质让正规企业无法通过法律手腕来保护本人的权益。

小贾还介绍了行将参观的景点,并让小韩收取了电话报名参团的游客的景点门票钱,这时才有游客豁然开朗,除了参团费,本来景点门票也并不便宜,4个景点和游览项目全体算下来要交335元。有个别游客提出不想参观某个景点,“导游”也怅然批准。随后,小韩向记者收取了参团费50元和门票费,并减去了凌晨赶到集合地点的的士票32元,总共收取了353元。

那么,有没有更好的打击措施?

“今天我们菲薄的利润已经在大家的门票中赚取了,接下来要去的翡翠店货色虽是真的,但价格偏贵,我不推举大家购买。”小贾在前往购物店的路上,向游客说明称是珠海方面要统计外埠游客数目而去购物店,并重复强调不推荐大家购买。

3月9日,记者终极抉择了58元/人的“珠海一天游”纯玩高品德团,依据广告上的内容,行程包含石景山公园、石博园、澳门环岛游、梅溪牌坊、渔女石像、圆明新园、虎门大桥等,其中前4个景区需“门票自理”。向广告单上的手机号用支付宝转账5元定金后,记者就算是报团胜利了。电话中对方称,第二天早上可打车前往聚集地点新天河宾馆,打车费也能够报销。

通过察看,石景山公园索道、石博园、澳门环岛游、梅溪牌坊这4个景区或项目标尺度票价分辨为每人60元、60元、110元和65元,总价为295元。“导游”在这个基本上,还向游客收取了澳门环岛游时40元的千里镜租借费,总共335元。

其中每到一个游览地点,“导游”便将游客交给景区导游或者对游客进行“放养”,交代集合时光后就在景区门口或大巴上等候游客归来,每个景区游览时间约1至2小时。16时许,游客阅读完最后一个景区石博园后,“导游”将游客带往位于珠海香洲区三和购物广场内的一家翡翠店。

“李鬼”游览小广告、分歧理廉价游、黑旅行社、无证向导……这些旅游乱象在全国各地都有,从北京、杭州到成都,近年来云南仍是“重灾区”。广东省旅行社行业协会会长谷训才则以为,这些乱象的存在,伤害了城市旅游形象、行业健康,捣乱旅游市场秩序,最主要是侵害游客正当权利。这些年“黑社”屡禁不止,则是由于多头治理导致执法上轻易存在“真旷地带”,乱象从中滋生。

在前往珠海的道路中,小贾介绍这个团是“拼客团”,有通过旅行社报团来的,也有像记者一样电话报名的。而且车上游客分为“珠海一天游”和“深圳珠海二天游”,下战书行程停止后二日游的游客将换车前往深圳,一日游的则坐原车返回广州。

从广州白云机场坐地铁到市区的游客或市民,十有八九都在3号线北延段机场南站收到过各种各样的旅游小广告。这些打着各大正规旅行社名号的小广告上,印刷着港澳、海南、广深、珠海等低价线路,“纯玩”“无购物点”等字样吸引了不少本地游客“报团”加入。

快到人和站时,3名女子已经将车厢“扫”过一轮,一到站她们就敏捷消散在人流中。记者随后又回到机场南,在地铁上又遇到了另外一批发旅游小广告的人,同样是把双肩包前背,一声不吭,发完后从人和站下车。当天,记者乘坐了3次机场南动身的地铁,碰到3批发传单的人,当记者尝试讯问时他们让打电话问,不愿在地铁上多谈话。